理事長的話

教育,是讓人展開一個世界–

柏均是第三屆「世界公民島︰130國有任務的旅行」法國旅行家,他將在2014年四至九月前往法國羅浮宮,執行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馮明珠提出的任務內容,了解法國為什麼傾全力推動博物館文創。

但更重要的是,柏均有一個他自己的任務,他要在達文西蒙娜麗莎真跡前,臨摹蒙娜麗莎臉上飄忽不定的光影和神秘微笑。那將是柏均21歲的生命史中最重要的一刻。

會認識柏均是因為電影導演林正盛,他的女友韓老師是柏均從小到大的老師。他們知道柏均從小愛畫蒙娜麗莎,瘋狂的畫,畫了幾百張,也開過蒙娜麗莎畫展。柏均說︰「蒙娜麗莎最難畫是她臉上的光」。他相信只要自己有機會面對蒙娜麗莎真跡畫,一定會有一個大大的飛躍。「但是我一定不可能去的啦!」柏均說。因為他沒有錢。沒錢買機票,也沒有生活費。

當柏均第一次和林導演以及韓老師出現在世界公民島這樣說時,第三屆「世界公民島︰130國有任務的旅行」正要展開,我立刻明白了他們的意思。當時雖然還沒有故宮馮院長加入世界嚮導,我還是先承諾了法國機票。

「但是生活費呢?」我說。

「柏均可以幫人畫肖像,一張1000元。」林導演和韓老師同時說。

「那太好了。幫130位旅行家畫,在他們即將展開一個世界前,太有意義了。」

我高興地說,一面看向柏均既忸怩、又納悶的臉。

「那誰陪柏均去呢?」他們走了後,我腦中忽然掉出這個問題,打電話給林導演。

他尷尬地笑了︰「其實是我跟韓老師陪她比柏均媽媽更適合啦。」

「那就去啊,你不是正在拍自閉症小孩的紀錄片?」我說︰「從台北一路拍到羅浮宮多精彩啊!」

「是啊。」他說。

接下來我們倆都靜默了,仿佛等待哪一位共同的朋友走進這份靜謐。

柏均和130位台灣青年走向世界的故事,應該是值得記錄下來,甚至應該是由林正盛這樣的坎城影展大導演拍攝下來的故事。它像一幅故宮的書畫卷軸,在向來以打擊學生學習興趣為能事的封閉教育體系中,徐徐綻放出一種世界的芳香。假如這樣的故事在英國,B B C會怎樣做?假如這樣的故事在澳洲,澳洲旅遊局會怎樣做?假如這樣的故事發生在台灣,台灣的教育部會怎麼做?

答案是︰什麼也不會做。因為台灣的教育從來不以展開世界為為目的。

在過去二十年台灣深陷藍綠內耗,媒體淺薄,產業轉型遲緩,選舉文化讓未來一、二十年國家發展的重大議題無人聞問時…台灣教育界並沒有散發理想主義精神、成為前瞻未來的燈塔,台灣教育界更沒有自勉在崩壞的年代、作社會正向力量集結的堡壘。

教育可以做的是︰相信學生。相信他有一個等待展開的世界,並且興致勃勃跟他討論那個世界。我們能夠幫助它展開,是因為我們願意把我們僅知的有限知識告訴他們。我們能夠幫助它展開,是因為願意把我們相信的未來和學生真誠分享,並且不畏懼把自己陷溺在現實中的困惑、無知告訴學生。

我們願意跟孩子暴露真情,以及我們犯過的錯,真心看重他們可以走到比我們更遠的世界–因此他們真的就走到了。

校外學習教室
老鷹想飛最後淨土

位在基隆外木漁港的協和社區,曾經是老鷹的故鄉,時至今日,這裡仍維持著傳統的漁村風貌。青春逗團隊在偶然機會造訪外木山,被這個社區的自然環境所吸引,經過長期關注團隊發現,因近年來外木山海域漁業沒落,導致協和社區的漁港景氣蕭條,社區面臨人口老化、社區空間閒置導致髒亂,以及經典的在地智慧百年工藝即將 ...

如同我一頭撞進世界
立陶宛 旅行家 蘇立帆
特拉凱城堡
離首都半小時車程遠的特拉凱城堡位於湖中間,在東歐相當有名,湖也是冰河時期留下來的。
read mor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