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王子與狐狸的相遇 / 下

耳廓狐,撒哈拉夜行性動物。耳廓狐平時藏身於沙丘,皮毛鬆軟且帶奶油色,聽力敏銳,其皮毛、耳和腎功能皆已適應高溫缺水的沙漠環境。

《藏身沙丘裡的耳廓狐》
一般說來,摩洛哥人並不食用耳廓狐,但普遍視為珍稀動物,常因其鬆軟皮毛或當寵物販售捕捉,有時為了容易馴養、訓練,則將幼崽自母狐身邊帶走。

耳廓狐雖尚未被歸類在瀕臨絕種動物,但數量不多,在野外約可存活十年,一年一胎,可產一到四隻幼崽。耳廓狐會在沙丘挖掘洞穴居住,有時甚至洞洞相通相連。目前相關研究不足,無法精準估計其數量,近年沙漠自然條件變更與人類捕捉,讓耳廓狐數量銳減,但在人煙罕至的沙丘,耳廓狐依舊活絡。

在愈來愈以觀光產業為經濟命脈的綠洲聚落,筆直經過的柏油路帶來無數外地旅客,偶爾可見路旁站著三歲到十歲的孩童,雙手高高托舉一團淺色毛絨絨動物,朝往來車輛招攬著。

我那出身遊牧民族貝都因的丈夫L解釋,孩子手上的耳廓狐,就是在沙丘上設陷阱捕來的,平日白天小孩就抓著耳廓狐,站在柏油路旁,如果有觀光客停車,跟耳廓狐拍照,會給孩子一些錢,很多家庭就靠孩子跟耳廓狐掙來的錢在維持溫飽。

這些孩子的父母都是貧困的遊牧民族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,不明白教育的重要,對他們來說,當務之急是家族三餐溫飽。更悲慘的是,為了吸引觀光客注意,孩子們幾乎站到馬路上,險象環生,不時傳出車禍事故。

見著以孩童就學權益、耳廓狐的自由、觀光客對耳廓狐的喜愛及對游牧孩童的同情等等,來換取一家溫飽的現實,再度地,沙漠現況讓我無言以對。

《為沙漠生命撐開守護庇蔭》
伴隨一份生命在撒哈拉永續的期盼,我與夫婿L在摩洛哥南部撒哈拉聚落創辦天堂島嶼生態旅遊民宿,在競爭激烈的旅遊業中,規模雖無法與大型旅館飯店拚比,然而對生命的關注無處不在。

失足小野狐金麥麥的遭遇讓我意識到,改變當地人對待生命態度是多麼重要,畢竟形塑地貌最大的力量、影響動物及生態最深的,依然是人類,若當地集體意識無法顧及對生命的基本尊重,那麼像麥麥這般,因落入人類陷阱、被截肢、甚至喪失生命的故事只會一再上演。以我一己棉薄之力能做的,自是從改變周遭人開始,尤其是孩子們的生命教育。

慢慢地,我讓家族裡的孩子參與照顧麥麥、幫麥麥換藥或準備吃食的工作,甚至讓家族男孩兒Mohamed與Youssef堆砌土磚,親自幫麥麥建造自然建材的小狐窩。希望藉由這個過程,讓孩子們對動物有更多的認識,學習更為友善的對待方式,也讓麥麥的自然真實的展現來改變周遭人,讓家族裡的大人小孩漸漸發現動物身上原生的美好,人與動物之間,將自然而然地,產生一份真摯動人的情感關係。

同時,更希望藉由麥麥的真實遭遇,讓造訪民宿的旅客有機會得知深藏在沙丘裡的豐富生態,得知不適恰的觀光旅遊,將對脆弱的沙漠生命造成立即傷害,從而對自己在沙漠中的旅行方式有更多的覺察及意識。

麥麥雖然因截肢而失去在沙丘生存的能力,但他永遠是野的,不馴,野生動物的本能永遠在,與人類不親,再怎地善待與照顧,都不能期望他能像寵物般地回應自己,然而恰是這樣的狀況,更提醒著人必須理解並尊重動物原有天性,如此對生命更深的善待才有可能發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原文刊載於世界公民島雜誌
Storyteller: 蔡適任
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院(EHESS)文化人類學與民族學博士,曾在台灣進行實驗性埃及舞蹈教學,服務摩洛哥人權組織期間,無可救藥愛上撒哈拉。

書寫沙漠並獲2014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首獎,此時定居撒哈拉,經營天堂島嶼生態旅遊民宿並加入星球旅遊玩家俱樂部.已出版【管他的博士學位,跳舞吧】、【偏不叫她肚皮舞】與【鷹兒要回家】等書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世界公民島官網免費註冊會員
定期收電子報,看更多好內容~
http://www.wisland.org/Web/index.php
2018 全台高中職有任務的旅行
暑假出發報名連結:
http://www.wisland.org/Web/Main.php?stat=youth_round_taiwan

10460 台北市中山區農安街31-2號 TEL: (02)2587-2000 FAX: (02)2587-1839
© 2006-2018, 世界公民島 wisland.org

Comments or Suggestions? Need Help? Write to us: service@wisland.org